抗战硝烟中的爱情故事

2019-09-04 12:59作者:admin

抗战硝烟中的爱情故事

姚肇鸿抗日战争期间,在烽火熄灭的衢州疆场上,曾绽放过两朵美丽的爱情之花。 连松林,福建龙岩人,1917年出身。

1942年,浙赣战役爆发。

连松林时任公民反动军第86军第16师少校军医。

范自立,祖籍安徽歙县,1925年出身。

自幼随爸妈在衢州假寓。 那年,连松林25岁,个头一米七五,是漂亮帅气的前线救护所军医。 正值芳华韶华的衢州姑娘范自立,机智伶俐,是支前抗战义勇队的一名成员。

战役实行得非常猛烈。 据连松林回忆,1942年5月30日这一天,16师畴前线运回的伤员有300多人。 他次要负责对前线送下来的伤员实行伤口清洗、缝合、包扎、骨折的流动等临床处理,并实时转送野战或前方病院救治,同时,还负责对战地救护职员实行临时突击培训,让救护队员学会止血包扎、担架护送等临时处置技术。

当时,衢州公众组建了抗战义勇队,范自立是其中一员。

心灵手巧的她,疆场救护常识一教就会,操纵技术过目便能记到内心,而且做事认真负责,待人热情大方,很快就成了连松林的得力助手。

就在这烽火纷飞的抗战前线,在配合为前线伤员供应医疗救护的频仍打仗中,衢州姑娘范自立与少校军医连松林从起初的了解,到以后的渐渐产生景仰之情,以致相恋。 经历枪炮轰鸣的战役浸礼,在甘洒热血为国而战的配合信心中,他俩利用战争的间隙成婚。 随后他俩撤离衢州,前后转战江西、福建、湖南、湖北,边走边打,边打边抢救伤员。

抱着一定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的信心,他们前后参加防御和反击日军作战数十次,抢救伤员不计其数。

1945年8月,连松林夫妇参加了在汉口的日军屈膝典礼。 1948年,不肯打内战的连松林夫妇双双回到了衢州,开设了小我诊所。 自此,他们在衢州定居。 衢州解放后,连松林前后受聘于衢州市人民病院、浙江医科大学金华分校、衢州卫生黉舍做医务工作,1984年退休。 范自立前后在多家卫生院、病院工作,直至退休。

连松林夫妇育有两男三女。

夫妇俩安危与共,风尘仆仆,不改初志。 2016年2月17日,连松林走完了他的百岁人生。

过了三个月,范自立也驾鹤西去。 他们配合渡过了75年的金婚糊口,一起走过了美丽的芳华,走过了沧桑多变的人生路程。 李岳皋,湖南平江人,生于1916年。 徐翠英,浙江龙游人,生于1922年。 1944年6月,龙衢战役打响。

时任第32团体军突击四营四连连长李岳皋临危奉命,率部100余人,据守在全旺镇木樨岩战壕。 面对数倍于守军的仇人,李岳皋临危不惧,率部前后打退日军的五次打击,甚至短兵相接,展开肉搏战。 木樨岩的山坡上留下了200多具日军尸体,守军部队也大部捐躯。 李岳皋为大部队部署博得了时候。 任务完成后,李岳皋率幸存者突围,因作战勇敢,被提升为上尉营长。 徐翠英密斯在抗战期间也有一段可歌可泣的经历。

18岁那年,她就参加了抗日救亡宣扬队。

在龙衢战役中,她与李岳皋相逢。 李岳皋为绮年玉貌的徐翠英所倾倒,徐翠英也为李岳皋勇敢威武的军人气质所服气,两边互生景仰之情。 龙衢战役结束后,部队休整期间,他们在大洲一农户家举行了简朴的婚礼。

新婚不久,李岳皋奉命随部队开赴。 1945年7月,抗克服利前夜,李岳皋在绍兴新昌一带与日军遭受战中不幸捐躯,年仅29岁,时任突击营营长。 徐翠英当时已怀怀孕孕,未能随军。

在故乡龙游七都乡生下遗腹女李云玲(李云玲本年75岁,江山百货公司退休,现住江山市区),她含辛茹苦把女儿带大。 2014年,曾经是耄耋之年的徐翠英躺在床上,听觉思绪尚清楚。 她捧着李岳皋的遗照说:“岳皋离开我不到一年就捐躯了。 牺性前我俩曾有手札来往,我昔时还保存着他的委任状和奖章,可是,因为尽人皆知的原因,这些宝贝在‘文革’期间被付之一炬,那段勇敢抗击日寇的汗青也不敢与人说。 ”现在,李岳皋的遗照和军用水壶是她唯一的念想。 徐翠英密斯于2015年7月与世长辞,享年95岁。 暗淡了的刀光血影,远去了的战争硝烟。

衢州后代在大好国土遭到外敌蹂躏的危急时辰,挺身而出,奋起抗争,面对仇人的屠刀,他们勇敢不屈,不惜为国捐躯,经受住了血与火的浸礼。 衢州抗战是一段悲壮的汗青,烽火中的爱情故事,像绚丽的生命之花,一样值得人们追想。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