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期365天 第320章 惊痛

2019-09-04 12:59作者:admin

婚期365天 第320章 惊痛

从两人彼此带着对对方的好奇见面,到怀疑双方的关系,再到昨天确认关系,慕浅和陆沅其实始终没有什么深入交流。

包括昨天拿到报告以后,也是慕浅匆匆而去,没有一丝停留。 可是今天再见面,陆沅就对她说了,你是我妹妹。

慕浅没办法形容这种感觉。 她一个人孤独惯了,身边看似一直有人,事实上却都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人,比如叶惜,比如爷爷。

可是如今,这世上突然多了一个和她留着相同的血,管她叫妹妹的人。

一瞬间,慕浅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应对。 陆沅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自在,只是淡淡一笑,“希望我没有让你感到尴尬吧。

”慕浅回过神来,深吸一口气之后,笑了起来,“其实我适应能力很强,再给我多一点点时间,就好了。 ”她说完这句之后,陆沅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两人之间一时陷入沉默,过了好一会儿,陆沅才又开口道:“你想不想见见爸爸?”慕浅淡笑了一声,“就目前而言,不是很想。

”陆沅淡淡一垂眸,“我也知道,爸爸除了跟你有血缘关系,并没有什么感情,现在见面,可能会有点尴尬。

”“你说,他知道我的身世吗?”慕浅忽然道。 陆沅顿了顿,才道:“我起初怀疑爸爸对你态度不同,是因为知道你是他女儿,后来一想,爸爸如果知道你是他女儿,绝对不会对你不闻不问,放任不理,这不是爸爸的风格。 所以很大的可能是,他知道你是妈妈的女儿,但是并不知道你是他的女儿。

他之所以对你不同,是因为妈妈的缘故。

你跟妈妈,还挺像的。 ”听完陆沅的话,慕浅一时却陷入了沉思。

容清姿以为她是慕怀安和盛琳的女儿,陆与川同样以为她的慕怀安和盛琳的女儿,这中间,究竟出了什么差错呢?陆沅说完之后,忽然取出自己的钱包,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照片来递给了慕浅。 慕浅接过来一看,是一张有些年代感的照片,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一个婴儿坐在照相馆里,满目笑意地看着镜头。 照片中的女人,眉目温婉,清丽动人。 看到照片,慕浅才知道,她和陆沅那双相似的眼睛遗传自谁。 “这是你的满月照?”慕浅问。 陆沅点了点头,“比起我来,你更像妈妈一些,难怪爸爸对你态度格外不一样。 想来,他应该是真的爱过妈妈吧。

”慕浅将那张照片拿在手中,反复看了许久,才又抬起头来看陆沅,“你在陆家生活得好吗?”陆沅微微耸了耸肩,“我都想着跳船了,你觉得呢?”听到她这个回答,慕浅不由得笑了起来。 其实不难想象。 慕浅童年时期尚有慕怀安和容清姿疼,而陆沅却是以私生女的身份被带回陆家,带到了陆与川新婚妻子的面前。 这么多年,陆与川与妻子程慧茹都没有子女,膝下只有陆沅一女,两人的感情状况也可见一斑。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之中,陆沅能平安长大到现在,只怕已经是不容易。

说起童年,两人之间的话匣子终于算是打开了。

慕浅讲起和慕怀安容清姿一起生活的过往,而陆沅则说起了自己在陆家的生活。

直至慕浅的手机响起来,才暂时中止了对话。

电话是阿姨打过来的,慕浅接起电话时,她的声音有些慌乱,“浅浅,老爷子他身体突然不舒服,你快些回来一趟……”慕浅听到这句话,瞬间就站起身来。

“怎么了?”陆沅见她的这个模样,也站起身来。

“爷爷身体突然不舒服,我要回去看看。

”蓦地接到这样一个电话,慕浅莫名有些心慌,收拾手袋的时候也有些乱。

陆沅见她这个模样,伸出手来握了她一把,“我陪你回去。 ”慕浅抬头看她一眼,微微镇定下来,缓缓点了点头。 两人一起回到霍家老宅,院子里已经停了两辆车,慕浅匆匆进屋,楼下没有人,于是她径直冲向了二楼霍老爷子的房间。

卧室内,霍老爷子双眸紧闭,眉心紧蹙,脸色泛青地躺在床上,仿佛痛苦到极致。

慕浅快步走向床边,还没靠近,就已经被人拦住。

霍靳北看着她,低声道:“爷爷受了刺激心脏不舒服,刚刚给他打了针好让他休息一会儿,你别惊醒他。

”慕浅一把拉住他的袖子,“爷爷有没有大碍?”霍靳北看了一眼床边的另一个医生,说:“方主任会留下来观察爷爷的情况,目前暂时还算稳定。

”慕浅听了,那口气却仍旧没有送下来,转头想要问阿姨霍老爷子为什么会犯病时,却意外看见了窗边站着的另一个人——容恒。 从她进门,容恒就在屋子里,只是她注意力全在霍老爷子身上,根本就没注意。

这会儿她才看见他,容恒的视线却似乎已经在她身上停留了很久。

“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慕浅不由得问。 容恒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道:“我们出去说。 ”说完,他先行走出了老爷子的卧室。 在慕浅的印象中,容恒少有这样凝重的时刻,即便是之前处理沙云平的案子时,他也没有这样凝重严肃过。

慕浅蓦地转头,看了一眼屋里的其他人。

霍靳北和阿姨都在回避她的视线。

慕浅静了片刻,没有再停留,快步走出了卧室。 然而她出了卧室,这只见到容恒匆匆下楼的背影。 楼下客厅里,陆沅手中正拿着先前放在客厅沙发里的一份资料在翻看。 容恒快步下楼,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东西,压低声音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陆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抬头看向了慕浅。 那一刻,慕浅清晰地看见陆沅向来沉静的眼眸里闪过惊痛。 容恒同样转头看向她,仍旧是先前那副模样,焦灼而凝重。

慕浅扶着楼梯缓缓走了下来,一直走到容恒面前,才缓缓开口:“说吧,什么事?”。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